河南文学世界>历史小说 > 我在无限游戏里当睡美人最新章节目录

我在无限游戏里当睡美人

作    者:上下四方

动    作:加入书架,投推荐票,直达底部

最后更新:2021-12-21 20:23:43

最新章节:很软 停尸楼

手机阅读《我在无限游戏里当睡美人》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

周六入v啦,专栏预收文《攻略绿茶后我成了万人迷》《自从我养了疯批当宠物》求收藏,推亲友预收文《冥婚后我在逃生综艺当大嫂》文章id:4167641 本文文案: 林染长相漂亮,且有嗜睡症,随时随地都可能睡着,被同学称为睡美人。 睡美人毕业后便失去了生计,因天生缺乏恐惧情绪,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一场报酬丰厚的惊悚直播。 于是,就在其他主播拿着投资资金,战战兢兢买了黄符桃木剑,去寺庙开光打坐无所不用其极的时候…… 林染淡定地去了趟家具店,买了一床最舒服的被子,最柔软的枕头,倒头睡了个昏天黑地。 在其他人被鬼压床,挣扎想要清醒,桃木剑被震碎,护身符被撕裂之时。 林染起床气发作,一脚将贴在他身上的鬼怪踹下了床。 直播间观众:…… —— 睡美人是天生的美人,光看他睡觉,直播间的观众就有二十万。 不光人爱看,鬼怪也爱看。 其他主播鬼鬼祟祟找线索。 被睡美人迷惑的鬼怪却将钥匙主动送到林染手中。 不光如此,boss们还为睡美人大打出手,都认为自己才是唤醒睡美人的王子,每天都在修罗场。 —— 睡美人只在午夜醒来,睡醒后,直播中的经历会自动生成小说,而他可以看见评论区。 起初,所有人都以为林染是个绣花枕头,认为他的技能平平无奇。 直到林染被逼进死路,弹幕都在默哀,他却丝毫没有恐惧。 甚至小睡了一觉。 观众:……必死无疑。 林染挑起眼皮,甩出技能: #拖更作者永远只比读者提前五分钟知道剧情# 使用后玩家可提前五分钟预知未来剧情,根据不同结局做出选择,点击获取。 观众惊了:这是什么金手指? 林染技能预见五分钟后自己会死亡,只好躲在箱子里。 鬼怪却提着尖刀而来,即将戳破他的脑袋。 林染感觉不到恐惧,再次昏睡。 转手一抽,传来系统提示,收到读者送出技能:#拖更作者脸皮赛城墙# 十秒钟内增加脸皮厚度,坚硬度,耐打磨程度,堪比城墙。 鬼怪的剑都被他脸皮硌断了。 直播间观众:…… 专栏预收文《自从我养了疯批当宠物》求收藏 驯兽师韩景驿驯养了一只猛禽,从疯狂咬断笼子驯化到蹭大腿撒娇,用了他整整一年。 末日降临,他去避难的路上和乖宠走散了,提心吊胆四处打听寻找,却发现…… 外面让人闻风丧胆的变异体弑神者,好像是他家头蹭大腿的宠物? 不仅如此,他还听说弑神者有一死敌驯兽师,将弑神者折辱驯化,玩弄一年之久,此时正悬赏寻找,势要报仇雪恨! 其他人类:这倒霉蛋死定了! 韩景驿:这倒霉蛋死定了! 他兴冲冲跑去看了通缉令上倒霉蛋的脸: 哦,倒霉蛋是我自己。 韩景驿:我那么大一只乖宠变成疯批了?! …… 正想着吾命休矣,谁知道人类也觉醒了异能,而韩景驿的异能是驯化师,可以操纵傀儡。 包括找上门的弑神者。 其他人避之不及变异体,韩景驿却能帮它们再就业: 口含剧毒的蜘蛛人,被韩景驿操控成为了小说作者,六只手码字,勤奋日更二十万。 压垮桥梁,摧毁城市的肥胖电鳗闯进山村,被韩景驿驯化在村口发电,007工作制,含泪减肥两千斤。 曾经将人串在牙齿上,头上带灯的深海蛤/、蟆鱼,被绑在人民广场当路灯,自觉996,为人类制造福音。 其他人每天:找掩体,躲地洞,爬树潜水躲避变异体! 韩景驿每天:收服新的变异体,骑着变异大蛾子在天上遛弯,操纵变异体重建基地! 不管是人还是变异体都爱慕韩景驿,彼此间嫉妒地开始内卷,为爱拼命给韩景驿打工,每天都在修罗场。 再后来,韩景驿被技能反噬,傀儡可以短暂控制傀儡师。 弑神者化成的少年,控制着韩景驿,一点点贴近自己: “好主人,怎么不让我蹭头了?” 预收文《攻略绿茶后我成了万人迷》 文案:白荣上辈子是个校霸,被人怂恿有事没事就喜欢找虚伪小绿茶洛闻铭麻烦。 他死过一次才知道,这是一本以绿茶为主角万人迷小说,而他是其中的一个炮灰,绿茶负责攻略校霸,学霸,颜霸,有钱的爸爸…… 他负责被绿茶打脸。 最终被各路攻整治得穷困潦倒,饿死街头。 重来一世,白荣学聪明了,褪去了全身的戾气。 曾经高傲不可一世的校霸白荣,温顺又屈辱地对绿茶露出脖颈示弱,帮绿茶揉手心暖手,用自己的体温捂热衣服,还不好意思地给绿茶道歉,说衣服上沾了自己的味儿。 从此以后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 他本来以为自己能全身而退,谁知道大家看他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。 最不对劲的,还是那只小绿茶。 颜霸约白荣去按摩,绿茶拉住白荣的领口,掏出精油: “哥哥,咱们两个在家按。” 白荣:“……?” 校霸约白荣出去玩,绿茶把房门反锁,拿出全新款游戏机。 “哥哥,咱们两个在家玩好吗?” 一小时后白荣抓住绿茶摸他喉结的手:“…你不玩游戏玩什么?!” 学霸约白荣去做题,绿茶将白荣按在柔软的大床上:“哥哥,咱们两个在家……” 白荣攥紧领口:“离,离我远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