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棉清刚下飞机,安上搁置几年的电话卡,换回常用的社交软件,消息便不断弹出来。把不重要的消息清空,找到好友申请里的助理,先问了最近安排。

    还算有点良心,回国第一个晚上并没有行程,只是告知几个朋友自发组了局给她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凤凰城。

    她看着熟悉的名字,连定位也没变过。但这几年严打灰sE地带的娱乐产业,凤凰城虽然背景深厚,作为出了名的安逸窝也肃清过好几轮,如今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依旧门庭若市,外观恢弘大气,架起几层高,甚至b以前更加奢华。转型还算成功,洗浴按摩ktv一条龙服务,后院还专门修了一栋会员制大楼,绝对私密,用于商人政客谈事。

    周棉清本想掏出几年前那张金卡问问还有没有效,却在报上名字后就被引进后院。

    几个朋友包了间派对房,推门进到灯红酒绿里,脑瓜子嗡嗡响起身边人叽叽喳喳的声音,她礼貌笑笑,在簇拥下落座。

    的确是久违了,这几年她一直待在国外,表面上说去留学,实际跟避难差不多。等局势稳定下来,又马不停蹄被叫回国善后。

    “棉棉,你终于回来了,这么多年不见今晚上一定要好好聚聚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都五六年了吧,不过你都没怎么变,越来越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美国怎么样啊,依咱们棉棉的长相,肯定谈过不少金发碧眼的帅哥吧。有没有合适的给我介绍一个呀?”

    周棉清刚下飞机,安上搁置几年的电话卡,换回常用的社交软件,消息便不断弹出来。把不重要的消息清空,找到好友申请里的助理,先问了最近安排。

    还算有点良心,回国第一个晚上并没有行程,只是告知几个朋友自发组了局给她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凤凰城。

    她看着熟悉的名字,连定位也没变过。但这几年严打灰sE地带的娱乐产业,凤凰城虽然背景深厚,作为出了名的安逸窝也肃清过好几轮,如今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依旧门庭若市,外观恢弘大气,架起几层高,甚至b以前更加奢华。转型还算成功,洗浴按摩ktv一条龙服务,后院还专门修了一栋会员制大楼,绝对私密,用于商人政客谈事。

    周棉清本想掏出几年前那张金卡问问还有没有效,却在报上名字后就被引进后院。

    几个朋友包了间派对房,推门进到灯红酒绿里,脑瓜子嗡嗡响起身边人叽叽喳喳的声音,她礼貌笑笑,在簇拥下落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