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着几个字红了脸,身T其实在最初意识到面对的人是周棉清时就起了反应,即使对方的动作根本谈不上温柔,她抿着被咬破的唇,只能祈祷周棉清不要靠得太近,以免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。

    “纯白sE。”周棉清低头扫一眼露出边缘的内K,又隔着布料拿手掌拍了拍yHu,“四年了,柳经理还是一样闷SaO。”

    明明都做这行了,装什么纯情?恶劣地想,她捻起Y蒂r0Ucu0,对柳岸完全不反抗的态度恼火。

    痛感大于yUwaNg,柳岸缩了缩身子却没有躲。脚尖点地,大部分靠周棉清支在双腿间的腿支撑,身T摇摇yu坠,几乎是本能地环住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迫不及待吗,柳姐姐?”周棉清顺势T1aNT1aN柳岸的耳尖,往脖颈吹气,轻声呢喃道。

    “别......”叹出来。敏感部位被拿捏,身子不由软下几分。这么称呼自己的人不在少数,包括曾经的周棉清,柳岸唯独受不了她用这种挑逗的语气。

    握住大腿抬高,完全失去支撑的柳岸只得加紧搂着周棉清。为心口不一的反应笑出来,她将内K撩到一边,指腹前后摩挲,感受到x口不断有TYe流出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要吗?”埋头蹭蹭柳岸的脸颊,在脖颈出留下一个很浅的牙印,连自己都分不清是做戏还是真心,周棉清用极轻的声音说:“我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身T微微一震,心里抑制不住蔓延出的酸涩,开始庆幸此时的姿势让周棉清看不见自己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也很想你,柳岸哀伤地想。

    没有得到想象的回应,周棉清不满,也不再等柳岸同意,g涩的手指直接进入。发了狠,不管柳岸受不受得住,将整根都没入,向上一g,准确找到那处褶皱。她只碰过柳岸的身T,自然最是熟悉。

    “嘶......”太过久远的感受,不太适应地哼出声,xia0x紧紧裹着周棉清。

    因着几个字红了脸,身T其实在最初意识到面对的人是周棉清时就起了反应,即使对方的动作根本谈不上温柔,她抿着被咬破的唇,只能祈祷周棉清不要靠得太近,以免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。

    “纯白sE。”周棉清低头扫一眼露出边缘的内K,又隔着布料拿手掌拍了拍yHu,“四年了,柳经理还是一样闷SaO。”

    明明都做这行了,装什么纯情?恶劣地想,她捻起Y蒂r0Ucu0,对柳岸完全不反抗的态度恼火。

    痛感大于yUwaNg,柳岸缩了缩身子却没有躲。脚尖点地,大部分靠周棉清支在双腿间的腿支撑,身T摇摇yu坠,几乎是本能地环住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迫不及待吗,柳姐姐?”周棉清顺势T1aNT1aN柳岸的耳尖,往脖颈吹气,轻声呢喃道。

    “别......”叹出来。敏感部位被拿捏,身子不由软下几分。这么称呼自己的人不在少数,包括曾经的周棉清,柳岸唯独受不了她用这种挑逗的语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