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种场景如果放在四年前,柳岸一定不会露出如此慌乱的表情。那时她自己都是一滩烂泥,将躯壳包装成徒有其表的高级商品拿去售卖,从不被眷顾又何其幸运,在橱窗前驻足的竟然是清澈g净的周棉清。

    被巨型蜜糖包裹着的生活,溺水的人以为终于抓住浮木,柳岸没去深想为什么周棉清明明身处其中却没有被侵蚀——连入场资格都没有,当然也只能看见包装JiNg美的光鲜。

    而现在站在家门口的周棉清,即使摆出人畜无害的天真,也完全不同了。她早拥有入场券,甚至能成为组局的那个,发现她的脏W只是迟早的事。

    说不定已经知道,回来只是为了完成青春期的遗憾。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小姐,这一生恐怕都没有几样东西是想要没得到的。

    柳岸也是小姐,不过是拥有许多含义的“小姐”,哪里斗得过。所以第二次她就投降了,亲手剪掉身上的刺偎进周小姐怀里,用尽办法取悦和臣服,满足她在长久沉寂中越来越扭曲的征服yu。

    还没有玩腻呀,棉棉。柳岸眨眨眼,眼底显出片刻迷茫,后知后觉警惕起来搂紧tiny,保持着安全距离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身为被包养的那个,竟然让金主亲自找上门来,真是不称职。一个电话的事儿,只要钱给够,为周小姐赴汤蹈火她也心甘情愿,何必劳烦本人大驾光临。

    周棉清无辜地晃晃手里的手机:“打不通你电话,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请让一下。”柳岸走近,侧身越过周棉清开门。

    自觉要跟着进去,眼前却出现一团棕sE的玩意儿,周棉清吓了一跳,tiny已经汪汪汪地朝她叫起来。把人b退,柳岸总算舒心些,r0ur0utiny的脑袋夸奖,好歹这次是一人一狗与周棉清对峙,自己不至于那么快糊涂。

    砰一下,周棉清第二次挨了柳岸的闭门羹。带起来的风将两边碎发吹乱,像被定住似的站在那里,听见屋里传来的动静,是柳岸给小狗喂食当作奖赏。

    身T又晃了晃,她等在门外,太久没有与柳岸相处,差点忘记这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了。无声地叹息,柳岸从来就不信她,宁愿一声不吭承受外界的伤害也不愿意接受她的好意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门又忽得打开,柳岸已经换了套衣服整理好妆容。都算不上礼貌,手一抬把东西塞进周棉清怀里,礼品袋装着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这种场景如果放在四年前,柳岸一定不会露出如此慌乱的表情。那时她自己都是一滩烂泥,将躯壳包装成徒有其表的高级商品拿去售卖,从不被眷顾又何其幸运,在橱窗前驻足的竟然是清澈g净的周棉清。

    被巨型蜜糖包裹着的生活,溺水的人以为终于抓住浮木,柳岸没去深想为什么周棉清明明身处其中却没有被侵蚀——连入场资格都没有,当然也只能看见包装JiNg美的光鲜。

    而现在站在家门口的周棉清,即使摆出人畜无害的天真,也完全不同了。她早拥有入场券,甚至能成为组局的那个,发现她的脏W只是迟早的事。

    说不定已经知道,回来只是为了完成青春期的遗憾。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小姐,这一生恐怕都没有几样东西是想要没得到的。

    柳岸也是小姐,不过是拥有许多含义的“小姐”,哪里斗得过。所以第二次她就投降了,亲手剪掉身上的刺偎进周小姐怀里,用尽办法取悦和臣服,满足她在长久沉寂中越来越扭曲的征服yu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