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毫不惊讶自己出现,柳岸早就知道她在这儿。一边眉毛微不可见地蹙起来又舒展,周棉清抿抿嘴,问:“为什么不来找我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柳岸将几个字反复咀嚼,手指扣紧门框挡在中间,挑起嘲讽的笑,“周棉清,你把我当什么了?”

    你把你自己当什么了?找人发泄x1nyU的p客,还是一时起兴的金主?她觉得那一巴掌还是打轻了,根本没让这人x1取丁点教训。

    因为你喜欢我。

    下意识想回答,话到嘴边又咽回去。算了,周棉清想,柳岸是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如果柳岸演技再b真些,她都不至于如此笃定。那天晚上的情况放在任何人身上,都碰不到柳岸胳膊,就已经被踹开了。而直到走前她才甩了自己一巴掌,还不敢再回头看。

    即使现在的她靠在门边,依旧是形态妖娆的样子,如果不去注意脸上的虚张声势,跟刚刚与外人对话时无异。但周棉清能站在这里让柳岸主动把门打开,就足以说明她的特殊X。

    没等到回应,柳岸正要发作把人赶出去,却被突然伸来的手压制住动作。周棉清理顺柳岸躺床后凌乱的头发,觉得手感很好地又m0了m0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不知道你在休息。”

    把柳岸的坏脾气归结为起床气。

    “别m0我头!”

    这人什么毛病?被惊得后退几步,正好给周棉清留出空间进屋。

    丝毫不惊讶自己出现,柳岸早就知道她在这儿。一边眉毛微不可见地蹙起来又舒展,周棉清抿抿嘴,问:“为什么不来找我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柳岸将几个字反复咀嚼,手指扣紧门框挡在中间,挑起嘲讽的笑,“周棉清,你把我当什么了?”

    你把你自己当什么了?找人发泄x1nyU的p客,还是一时起兴的金主?她觉得那一巴掌还是打轻了,根本没让这人x1取丁点教训。

    因为你喜欢我。

    下意识想回答,话到嘴边又咽回去。算了,周棉清想,柳岸是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如果柳岸演技再b真些,她都不至于如此笃定。那天晚上的情况放在任何人身上,都碰不到柳岸胳膊,就已经被踹开了。而直到走前她才甩了自己一巴掌,还不敢再回头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