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终当然两人都没得逞。

    柳岸没如愿以偿穿回自己的衣服,因为周棉清把脏衣服都打包送去洗了,连带着柳岸的一起。

    周棉清也终止了计划。原本想让柳岸光着身子在酒店待几天,这样她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想自己。这点恶劣心思她隐藏得很好,让助理多带的一套衣服就是退路。

    见柳岸兴趣寥寥,周棉清无视又被沾Sh的衣摆,十分乖巧地趴在床边戳戳柳岸:“只有我的衣服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,我要回去喂狗了。”换好衣服,柳岸拍开想牵上来的手,身上从里到外都是周棉清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。”周棉清快速反应。

    系好之前被解开几颗的衣扣,对着衬衫上那点粘Ye犯难。擦拭过后始终有印记,柳岸瞟见她苦恼的样子,心里更加郁郁,说声不用就要开门。

    “柳岸!”急忙拉住,周棉清把人往镜子前带,“你确定要这样出去?”

    纵yu过度。柳岸见着镜子里的人做出如此评价,脖颈上布满衣领遮盖不住的吻痕,眼神见不到神采,只有嘴唇微肿。

    全是周棉清的杰作,还衣冠楚楚站在她身后装没事人,倒是看不出来一点事后的模样。气得咬牙,转身抓住周棉清的衣领,埋头在脖颈处又x1又咬留下个深紫sE的印记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特殊要求,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她们通常不会在老板身上留下任何痕迹。特别是如此瞩目的部位,毕竟很少有人会把吻痕当勋章似的招摇过市。

    当然钱不到位也不会轻易同意老板在自己身上留印子,理由就十分简单,影响赚钱。她们穿得少,就算不是天天出台,保不齐第二天老板兴致一高让人脱件衣服,拒绝了多扫兴。

    最终当然两人都没得逞。

    柳岸没如愿以偿穿回自己的衣服,因为周棉清把脏衣服都打包送去洗了,连带着柳岸的一起。

    周棉清也终止了计划。原本想让柳岸光着身子在酒店待几天,这样她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想自己。这点恶劣心思她隐藏得很好,让助理多带的一套衣服就是退路。

    见柳岸兴趣寥寥,周棉清无视又被沾Sh的衣摆,十分乖巧地趴在床边戳戳柳岸:“只有我的衣服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,我要回去喂狗了。”换好衣服,柳岸拍开想牵上来的手,身上从里到外都是周棉清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。”周棉清快速反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