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yAn快要落山,金h余晖把周棉清脸上细小的绒毛也照得清晰,柳岸有片刻的恍惚,随后便落入r0u着yAn光味道的拥抱。微微放大瞳孔,身T因抚着后背的手逐渐放松,她偏头,脸颊贴着肩膀,把自己的重量放一部分在周棉清那里。

    等了很久,柳岸的手依旧垂在两侧没有动作,周棉清愤愤,二话不说隔着衣服朝后颈咬上去。

    “嘶!你怎么……”柳岸下意识想要挣开怀抱,却被锁得更紧,仰起头瞪周棉清,却看见她眼里正冒着酸气。倏而反应过来,好笑地弯弯眼睛,重新回抱住发小脾气的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那么小气。”唇瓣贴上耳朵,她蜻蜓点水地吻了吻,一呼一x1的热气吹得耳廓泛红,最后都凝在耳垂上,JiNg细小巧的耳钉晕开闪烁的光。

    囫囵嗯了声,周棉清才心满意足地松开柳岸,视线往下在脖颈四周绕一圈,又打开车门示意她坐进去:“我去接tiny,你在这儿休息会儿。”

    柳岸本想一起,被按着肩膀强制关上门,从外看车内有玻璃膜阻碍视线,周棉清能想象到那张嘴巴抿成一条线带着怒意的脸,好心情地挥了挥手。里面的人的确是那副表情,但看见车窗上倒映着自己的模样,很快收回去——脖子上的伪装早就掉了,痕迹明显。

    周棉清是在给她留面子。

    如果她这样光明正大走到那两个nV孩面前,就是在宣告自己的口是心非。毕竟“前nV友”三个字的确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,“老婆”也是她亲口应下的,现在挂着一脖子吻痕,即使没做都会觉得做了。

    何况是真做了。

    领回tiny,两个nV孩很热心地帮周棉清一起将野餐垫和没怎么吃的饭盒收拾好,把她们探究的表情看在眼里,分别前其中一个忍不住开口:“你们是吵架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吧。”回忆提及郁山时柳岸的愤怒,周棉清有些不确定她是不是在对自己生气。

    “哇,不要用这种不确定的语气,真的很令人火大!”nV生拍了拍脑袋,“那个姐姐一看就很喜欢你,从你来就一直在偷偷看,你不要惹她生气啦。”

    两人凑上来叽叽喳喳给周棉清出主意,你一言我一语交流哄老婆心得,最后得出结论:

    太yAn快要落山,金h余晖把周棉清脸上细小的绒毛也照得清晰,柳岸有片刻的恍惚,随后便落入r0u着yAn光味道的拥抱。微微放大瞳孔,身T因抚着后背的手逐渐放松,她偏头,脸颊贴着肩膀,把自己的重量放一部分在周棉清那里。

    等了很久,柳岸的手依旧垂在两侧没有动作,周棉清愤愤,二话不说隔着衣服朝后颈咬上去。

    “嘶!你怎么……”柳岸下意识想要挣开怀抱,却被锁得更紧,仰起头瞪周棉清,却看见她眼里正冒着酸气。倏而反应过来,好笑地弯弯眼睛,重新回抱住发小脾气的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那么小气。”唇瓣贴上耳朵,她蜻蜓点水地吻了吻,一呼一x1的热气吹得耳廓泛红,最后都凝在耳垂上,JiNg细小巧的耳钉晕开闪烁的光。

    囫囵嗯了声,周棉清才心满意足地松开柳岸,视线往下在脖颈四周绕一圈,又打开车门示意她坐进去:“我去接tiny,你在这儿休息会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