领了任务,跟周棉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几句才有动力,柳岸破天荒勤快起来,打开先前提过属于自己的行李箱整理衣物。考虑到某人的洁癖程度,这些应该都是亲力亲为收拾,给她准备的衣服也充满个人偏好:各式各样的裙子。

    除了工作,柳岸私下其实不怎么穿裙子。谈不上喜不喜欢,主要原因是她的裙子不是太短就是太紧,穿出去走在大街上就是明晃晃的“g引”。所以平时里为了省事,大都穿得休闲。

    不过老板给什么穿什么,是金丝雀的基本素养,她没有异议。何况周棉清准备的十分得T,各种风格都有,也有些宽松款式,可以随意挑选。

    如果忽略掉隔层的那套情趣内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柳岸展开少得可怜的布料,切身T悟到衣不蔽T的另一种含义——下身从后往前拇指宽的一条线,用半透蕾丝yu盖弥彰,牵至上方两片三角形遮住x前。

    绝对是故意的。她想起周棉清专门强调是清洗过的,原来在那个时候就没安好心,气得咬牙。

    门铃适时响起,柳岸原封不动将衣服塞回去,小跑着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柳小姐,这是您订的晚餐。”酒店管家带来推车。

    几道菜分量少而JiNg,柳岸见着面上的绿sE颗粒下意识皱眉,被敏锐捕捉到,管家补充:“这是本地特sE的香料,不是香菜,您之前说过忌口的食材绝不会有的,也是按照单人份多品种配的菜,请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并没有让柳岸的眉头舒展开,直面周棉清的细心反而有种没来由的愧疚。她不值得的,她不值得被这样好的对待。

    慢吞吞用过晚餐,离去接周棉清还有一段时间。柳岸盘腿坐在沙发上沉思,突然起身去衣帽间,拉开行李箱把先前r0u成团的衣服拿着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讨金主欢心也是必修课之一。

    找出件偏中X风格的连帽卫衣,又对着镜子将头发扎起藏进帽子,戴上墨镜和项链,看上去真有些纨绔少爷的模样。刚整理完毕就收到电话,时间正合适。

    领了任务,跟周棉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几句才有动力,柳岸破天荒勤快起来,打开先前提过属于自己的行李箱整理衣物。考虑到某人的洁癖程度,这些应该都是亲力亲为收拾,给她准备的衣服也充满个人偏好:各式各样的裙子。

    除了工作,柳岸私下其实不怎么穿裙子。谈不上喜不喜欢,主要原因是她的裙子不是太短就是太紧,穿出去走在大街上就是明晃晃的“g引”。所以平时里为了省事,大都穿得休闲。

    不过老板给什么穿什么,是金丝雀的基本素养,她没有异议。何况周棉清准备的十分得T,各种风格都有,也有些宽松款式,可以随意挑选。

    如果忽略掉隔层的那套情趣内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柳岸展开少得可怜的布料,切身T悟到衣不蔽T的另一种含义——下身从后往前拇指宽的一条线,用半透蕾丝yu盖弥彰,牵至上方两片三角形遮住x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