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饭后,两人在客厅看电视。

    李泽昭抱着抱枕,头歪向哥哥,抱着膝盖靠在李斯安身边坐着。

    靠得太近了,李斯安感到对方蓬松的头发总是碰到自己的侧颈,痒痒的。

    他的手边放了一杯喝了一半的水,偶尔会用余光观察一下李泽昭,每次都见他嘴角上扬。

    这电视这么好看吗?

    短暂的沉思令他的视线在李泽昭身上多停留了片刻,回神之后发现对方正盯着他,那双眼睛仿佛在说:“哥哥在偷看我。”

    李斯安感到一时的不自在,站起来往卧室走:“我去睡了。”

    只听见李泽昭清亮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来:“晚安,哥哥。”尾音上扬。[br]

    半夜,李斯安被噩梦惊醒。他感到口干舌燥,额头上都出了一层细密的汗。

    他拿起床头上的眼镜,起身去厨房接了杯冰水。随后有些疲累地靠在冰箱上。

    冰凉的液体滑过干涩的喉咙,犹如甘霖润色贫瘠的干涸土地。他立即感到一股清凉的舒适感压制了体内的躁动。

    晚饭后,两人在客厅看电视。

    李泽昭抱着抱枕,头歪向哥哥,抱着膝盖靠在李斯安身边坐着。

    靠得太近了,李斯安感到对方蓬松的头发总是碰到自己的侧颈,痒痒的。

    他的手边放了一杯喝了一半的水,偶尔会用余光观察一下李泽昭,每次都见他嘴角上扬。

    这电视这么好看吗?

    短暂的沉思令他的视线在李泽昭身上多停留了片刻,回神之后发现对方正盯着他,那双眼睛仿佛在说:“哥哥在偷看我。”

    李斯安感到一时的不自在,站起来往卧室走:“我去睡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