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斯安第一次见到李泽昭,是在他父亲的葬礼上。

    那是个并不算光辉灿烂的夏日傍晚,天气闷热得不正常,就像是即将来临的一场暴风雨的前奏。

    当时一个女人出现了,声称是他父亲的情妇,留下了一个孩子就走了。

    这场荒唐的意外插曲,硬生生把一场悲剧变成一场家庭闹剧,滑稽又悲哀。[br]

    沐市中心医院里,普通外科的科室比较忙碌,从早到晚——甚至到深夜——都是人声嘈杂。病房床位不够,连走廊上都放着挂吊瓶的单人病床。

    穿过混乱的走廊,一直向西走,噪音逐渐减弱。到了神经外科的科室以后,明显变得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穿着绿色无菌手术服的李斯安刚从手术室里出来,他摘了口罩,露出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。

    李斯安拿出放在柜子里的腕表看了眼——已临近下班时间。

    他拿着衣服去了清洁室,随便冲洗了一下,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后边擦头发边往外走。

    经过护士站的时候,几个护士跟他打招呼。他边走边跟她们说了几句话,一会便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有他的一个同事,李斯安把毛巾挂在窗边的架子上,掏出了白大褂里面的眼镜戴上。

    李斯安第一次见到李泽昭,是在他父亲的葬礼上。

    那是个并不算光辉灿烂的夏日傍晚,天气闷热得不正常,就像是即将来临的一场暴风雨的前奏。

    当时一个女人出现了,声称是他父亲的情妇,留下了一个孩子就走了。

    这场荒唐的意外插曲,硬生生把一场悲剧变成一场家庭闹剧,滑稽又悲哀。[br]

    沐市中心医院里,普通外科的科室比较忙碌,从早到晚——甚至到深夜——都是人声嘈杂。病房床位不够,连走廊上都放着挂吊瓶的单人病床。

    穿过混乱的走廊,一直向西走,噪音逐渐减弱。到了神经外科的科室以后,明显变得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穿着绿色无菌手术服的李斯安刚从手术室里出来,他摘了口罩,露出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