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清晨,李泽昭从李斯安的医院步行到研究所。

    实验室里的人都还没到,他便出去买了一杯咖啡提神。回来时遇见刚到的夏莉。

    夏莉个子很高,长了乌黑浓密的长发,微微卷曲,披在身后。长相有种浑然天成的冷艳。

    她看见李泽昭打着哈欠,边穿上实验服边说:“怎么了?晚上干什么坏事儿?看你这俩黑眼圈。”

    李泽昭啜了一口咖啡说:“那怎么能告诉你呢。”

    他穿着白色的实验服,坐在实验台的一角,微微抬着头,闭着眼,嘴角几乎不可察觉地上扬着。

    [br]

    “哥哥,你不累吗?”李泽昭坐在办公室角落的一个临时床上说。

    “嗯,你睡吧。”李斯安在椅子上看书,一下都没动。

    李泽昭长久地盯着李斯安手里的书,手肘撑在腿上,单手托着脸颊眯起眼睛瞧。

    好嫉妒啊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李泽昭从李斯安的医院步行到研究所。

    实验室里的人都还没到,他便出去买了一杯咖啡提神。回来时遇见刚到的夏莉。

    夏莉个子很高,长了乌黑浓密的长发,微微卷曲,披在身后。长相有种浑然天成的冷艳。

    她看见李泽昭打着哈欠,边穿上实验服边说:“怎么了?晚上干什么坏事儿?看你这俩黑眼圈。”

    李泽昭啜了一口咖啡说:“那怎么能告诉你呢。”

    他穿着白色的实验服,坐在实验台的一角,微微抬着头,闭着眼,嘴角几乎不可察觉地上扬着。

    [b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