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

    因为今天这场约会,李斯安特地挑了个休息的日子。下午结束后,他接了通电话,便直接去了母亲那边。开车到家时,在院门口正好遇见说要来的沈诗诗。

    他难得穿正装,一身黑色西服英挺有礼,外面套了一件黑色大衣,被她打趣道:“穿得这么正式啊,你这是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有点事,”李斯安说,“要结婚了?恭喜。”

    沈诗诗撇嘴,从自己车里的后备箱里拿出礼物。

    “是真心的吗?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李斯安接过来,两人一同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雪被扫出一条道路,直达门口。他们进去后翟纭吃了一惊,原来沈诗诗前来拜访并没有提前通知她。

    翟纭忙不迭地让两人进门了,瞧着他们开心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李沈两家是世交,他跟沈诗诗从小一起长大,也算是青梅竹马。两人的父辈是挚友,且都是医学世家。

    这次沈诗诗来,一是看望翟纭,毕竟小时候两家走得近,翟纭没有女儿,从小便把她看作是自家孩子一般;二是来送请柬的。

    34

    因为今天这场约会,李斯安特地挑了个休息的日子。下午结束后,他接了通电话,便直接去了母亲那边。开车到家时,在院门口正好遇见说要来的沈诗诗。

    他难得穿正装,一身黑色西服英挺有礼,外面套了一件黑色大衣,被她打趣道:“穿得这么正式啊,你这是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有点事,”李斯安说,“要结婚了?恭喜。”

    沈诗诗撇嘴,从自己车里的后备箱里拿出礼物。

    “是真心的吗?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李斯安接过来,两人一同进了院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