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

    外面雨下得有些大了。翟纭被雨声吵醒了,突然想起来院里的花没盖上,便披了雨衣下到院里弄好。回来时正好上了一个厕所,正准备上楼时听见一楼卧室里传来动静。

    不会是兄弟俩打架了吧?她想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没事吧?”她在门外问。

    [br]

    房间内。

    李斯安跪在床上,后穴已经被李泽昭的手指插得软烂,咕叽咕叽淌着水。他的嘴被一双有力的手捂住,只能从鼻腔里发出些微弱的喘息和嘤咛。

    此时他身子微颤,后穴里传来的快感令他动得更厉害。李泽昭夹着他的前列腺那块软肉反复搓摩,强烈的酥麻从那儿炸开,沿着他的尾椎向上。

    因为快感太猛烈,李斯安几乎哭出来,无意识地低吟,眼眶蓄满了泪,汗涔涔的身子透着淡淡的红,脸上连着耳朵都挂着情欲。

    后穴噗呲噗呲地响,已被撑得很大。李泽昭垂眼看着,眼下淡淡薄红,压抑着自身的欲望不断低喘着喃喃:“哥哥……”[br]

    翟纭在门外站了一会,里面传来轻微的床铺碰撞的闷响。翟纭本能地想去听清这声音的来源,忍不住耳朵凑近了些。刚趴到门上,她就起来了。想想好笑,她这么大年纪的人了,怎么还能听墙角呢。

    24

    外面雨下得有些大了。翟纭被雨声吵醒了,突然想起来院里的花没盖上,便披了雨衣下到院里弄好。回来时正好上了一个厕所,正准备上楼时听见一楼卧室里传来动静。

    不会是兄弟俩打架了吧?她想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没事吧?”她在门外问。

    [br]

    房间内。

    李斯安跪在床上,后穴已经被李泽昭的手指插得软烂,咕叽咕叽淌着水。他的嘴被一双有力的手捂住,只能从鼻腔里发出些微弱的喘息和嘤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