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蚊子多的,我在室内都被咬了几个包,你看你的嘴,都被咬肿了。”

    宋翊锟看着给痒处涂药的沈清然,总觉得他好像跟昨天比起来又有点不一样,又觉得是自己有问题才看谁不对劲。

    沈清然因为痒,脸上带着不耐烦,又蹭过去和宋翊锟撒娇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怎么感觉出来玩一次,你都没之前爱我了?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宋翊锟揉了揉沈清然的头发,心中全是对他的愧疚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你对我发的脾气比你之前加起来都多,每天都心不在焉的。”

    沈清然语气愤愤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总惹我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感觉你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宋翊锟每想到自己居然表现的这么明显,让沈清然敏锐地察觉,又有些小心翼翼地问:“哪里不一样?”

    “这蚊子多的,我在室内都被咬了几个包,你看你的嘴,都被咬肿了。”

    宋翊锟看着给痒处涂药的沈清然,总觉得他好像跟昨天比起来又有点不一样,又觉得是自己有问题才看谁不对劲。

    沈清然因为痒,脸上带着不耐烦,又蹭过去和宋翊锟撒娇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怎么感觉出来玩一次,你都没之前爱我了?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宋翊锟揉了揉沈清然的头发,心中全是对他的愧疚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你对我发的脾气比你之前加起来都多,每天都心不在焉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