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日归家洗客袍,银字笙调,心字香烧。

    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

    这是银笙香的名字由来。

    “何日归家”

    银笙香身着白色孝衣跪在一座黄土砌成的坟墓前低声呢喃。

    雨水从额头上滑落至那没有一丝动静的眼皮上,狭长的睫毛下是没有焦点的眼睛,吹弹可破的肌肤哪怕在这冰冷的雨水中依然泛着白光。

    “爹,你归不了家,女儿也无家可归了。”

    一声轻叹,银笙香缓缓叩头,一下~两下~三下。

    可随着第三次的额头触地,银笙香只觉得全身力气被抽空,眼角的眼泪也因为这动作而偷偷低落在地。

    起身,泪水早已和雨水混合在一起,虽满身污泥狼狈不堪,可她同样身型玉立。

    “鳏夫营”

    何日归家洗客袍,银字笙调,心字香烧。

    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

    这是银笙香的名字由来。

    “何日归家”

    银笙香身着白色孝衣跪在一座黄土砌成的坟墓前低声呢喃。

    雨水从额头上滑落至那没有一丝动静的眼皮上,狭长的睫毛下是没有焦点的眼睛,吹弹可破的肌肤哪怕在这冰冷的雨水中依然泛着白光。

    “爹,你归不了家,女儿也无家可归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