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国全民习武,就是乡间汉子那也是高手。

    银笙香虽然从小干重活,却因为她的身份而不能和鳏夫营中的男孩子一起习武,也不能出去和别人学,所以力气有点,功夫是一点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秦时从小习武。

    所以对付银笙香这个弱鸡,可能连手都不需要。只是对女子动手,还是自己妻主,没人会这样干而已。

    秦义见儿子认真,在看看被推倒的银笙香,有所顾忌,不为别的,就因为这两人还要过日子,没有女人能允许自己夫郎的冒犯,自己不能,银笙香也不能。

    所以率先发作道

    “秦时,你放肆,东西还给她。”

    这话,避重就轻,抢个东西和对妻主动手可不是一回事,而秦义却故意忽略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秦时看向银笙香有些犹豫,可最后还是将目光放在手中的书信上,一点一点的展开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开口阻止的是银笙香,重新跪起来的人目光灼灼的看着秦时,眼睛里面的情绪很复杂。

    风国全民习武,就是乡间汉子那也是高手。

    银笙香虽然从小干重活,却因为她的身份而不能和鳏夫营中的男孩子一起习武,也不能出去和别人学,所以力气有点,功夫是一点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秦时从小习武。

    所以对付银笙香这个弱鸡,可能连手都不需要。只是对女子动手,还是自己妻主,没人会这样干而已。

    秦义见儿子认真,在看看被推倒的银笙香,有所顾忌,不为别的,就因为这两人还要过日子,没有女人能允许自己夫郎的冒犯,自己不能,银笙香也不能。

    所以率先发作道

    “秦时,你放肆,东西还给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