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标题文档
主办单位:中国新闻社河南分社
热线:0371-65852211 信箱:henanonline@126.com
通知 声明
当前位置 > 首页 > 社会 > 正文 热线:0371-65851328-7053(网站) 信箱:henanonline@126.com
商人发4条短信给人大代表被拘 警方:还打了电话
时间:2014-12-26 10:22:15 来源: 成都商报

    一场商业纠纷,使安徽亳州商人张静思被公安机关处以拘留五天的行政处罚,原因为“发送信息干扰他人正常生活”。一时间,“发四条短信被拘留”事件引起网友热议,而当事另一方支训民的人大代表身份,更使当地公安部门被质疑过度利用职权。

    对此,近日,亳州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向成都商报记者解释称,张静思虽然只发了四次短信,但实际还拨打了多达21次的电话,因此执法部门才作出“骚扰”的判断。该负责人称,拘留五日不算“从重处理”,而当时同样因为电话短信骚扰被拘留的不止张静思一个,并非因为她骚扰的对象是人大代表才被特殊对待。

    纠纷

    装修酒店自称被拖欠20余万

    根据当地公安机关调查,2009年12月25日至2010年1月7日14天时间里,张静思因与当地金不换大酒店装修事宜未谈拢,后多次拨打电话并发送四条短信给该集团董事长支训民,支训民同时也是安徽省人大代表。

    张静思对成都商报记者称,2009年10月,其所在的扬州防腐安装公司亳州项目部接了金不换酒店的装修,花了两个月做预算图纸,大部分材料都订好了,但工人进场三天后,支训民不断增加装修要求,张静思称,总价158万元一分不加,却增加了22条,“要把快捷酒店按三星大酒店的标准做,这是要赔钱的”。张静思称,因来回更改方案,当时已经要到12月,这批工人做完这个项目要回家过年,所以最后她还是决定做了。

    张静思称最后支训民没有跟她签合同。在亳州涡北派出所的一份询问笔录里,成都商报记者看到,支训民称自己是与做轻钢骨架板工程的柯才龙认识,只跟他签合同,后来柯才龙认为没多少利润不干了,至于张静思,他们“说不着话”。支训民称,张静思的工人“只在工地上安装了一条电线,没什么损失”。

    对此张静思予以了否认,她称柯才龙不懂装修,只是引见他们认识的中间人,装修是支训民和自己直接谈的。她给成都商报记者算了笔账:图纸预算按工程款的6%算;改水改电,前期进场20多个工人,一个人每天120元;加上前期订的材料,亏损至少有二十多万元。

    短信

    4条短信两条内容一样

    支训民的询问笔录称,此后张静思在其开会、午休时不断打电话发短信威胁他,“严重干扰了正常工作和生活”,之后他将手机停机。

    警方调查显示,张静思一共给支训民发过4条短信,2009年12月25日11:43一条;2009年12月27日两条,分别是10:33、10:34,两封为同样内容;2010年1月7日13:58一条。同时,12月27日15:41拨打其电话3次;16:55又打了4次;12月28日15:50短信提示共有21次来电。

    “那是支训民先威胁我,我才给他发短信的。”张静思给成都商报记者出示手机短信的截图,第一封短信主要叙述了两人在项目上的纠纷,称工人们要去找他,她控制不了局面;第二封称“支老板,你昨天在电话中威胁恐吓我,说要找黑社会整我,这话你重复了四遍,我已录音……我现在什么都不怕,我舍生取义,我就要一个公平、正义,我坚信永远邪不压正!”第三封称“现在四十多个外地工人在急等着,我只给你们两天时间解决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张静思称,她实际一共只发了三次短信,第二封短信可能由于手机原因发重了。而21次电话拨打记录,则是因为支训民关机后,她不时打过去看其是否开机积累起来的。至于录音,她称当时只是吓他,没有真的录下。

    被拘

    还打了20多次电话构成“骚扰”

    2010年1月25日,涡北派出所将张静思传唤到案,当天被拘留。亳州市公安局谯城分局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,张静思因违反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,被处以拘留五日的处罚。

    同年4月6日,亳州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称,张静思多次发短信及打电话给支训民成立,维持公安行政处罚决定。10月12日,亳州市谯城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,驳回张静思要求撤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诉讼请求。

    张静思认为,自己只是因为业务往来正常联系支训民,根本不构成“多次骚扰”,而且警方所说的支训民报案之时,自己还没有发第三次短信。一份有涡北派出所印章的询问笔录复印件显示,支训民是1月6日下午16:10报案,而张静思最后一条短信发于1月7日。

    同时,警方询问支训民时间为6日上午10:09,当天下午15:30警方还询问了柯才龙。“还没报案就开始询问了?”张静思质疑。

    对此,亳州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解释称,张静思虽然只发了四次短信,但实际还拨打了无数电话,最多达到21次,因此执法部门才作出“骚扰”的判断,而且法院也做出了终审判决,符合法律程序。

    该负责人称,当时同样因为电话短信骚扰被拘留的还有四例,不止张静思一个,“并非因为她骚扰的是人大代表才被特殊对待”,而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的规定,对张静思“没有从重处理。”但对于询问笔录显示的时间问题,这位负责人称不太清楚细节。

    当事另一方

    回应

    成都商报记者多次联系支训民,对方均未接电话。

    此前,据法制晚报报道,支训民对记者表示,对此事的回应均与其公司办公室杨主任联系。杨主任表示,张静思和支训民2009年确实有装修业务往来,双方的业务联系是通过中间人谈的。“对于支训民的报警行为,杨主任说,“(多次打电话发信息)对我们正常人来说都会引起的心理不愉快,何况是一个企业的负责人?因为他要做很多决策,(电话和信息)已经影响了他的思维。”

    人物素描

    有人说她性格直

    有人说她难缠

    几年来,张静思的人生陷入一场戏剧般的翻天覆地:与丈夫离婚、母亲去世、生意荒废。自称以前动辄上百万生意的她,近日又因仅一万多元的信用卡欠账惹上了官司。

    刘华斌是张静思的高中同学,称其是班长,人很豪爽,但就是性格说一不二,容易得罪人。刘华斌称,以前班上不论谁犯了什么错,张静思都马上当面指出来,不管对方是否受得了。

    给张静思供货的厂商张亚杰称,张静思“性格很直,讲信用”。他称,当时他给张静思供了几万元的货,结果项目亏了,欠了他四五千元。几年后,他都觉得这笔钱要不回来了,结果张静思又联系上他,把钱还了。

    但在与张静思有纠纷的一些商人看来,难缠是张静思的“一贯作风”。柯才龙在询问笔录中称,张静思“动不动就给你吵架,动不动就让工人去闹事。”而另一名个体老板仇林则称,纠纷之后,张静思威胁他两三次,“说如果不付给她钱,她就炸我的宾馆”。对此张静思均予以否认。

    律师说法

    对于“骚扰”

    没明确的法律界定

    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,在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中,对于“干扰他人正常生活”的界定为“多次”发送信息,没有明确数量。重庆者羽律师事务所律师游飞翥,曾代理“甘肃张家川少年发帖被拘”案件,他表示,生活中每个人对骚扰会有不同的感受,目前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法律界定,认定的尺度主要在执法者的掌握当中。游飞翥称,人的权利受到影响和侵犯之后有两个渠道,协商解决的私力救济和诉诸公权力的公力救济。生活中有大量的事情需要私下协商解决,私力救济只要不超过一定的限度,应当是被允许的。

    记者蓝婧

【责任编辑: 刘林子 】
我要说两句 】【 进入论坛 】 【 字体显示: 】 【 打印 】 【 关闭窗口
相关新闻
热点新闻
无标题文档
关于我们 】 - 【 联系方式 】 - 【 供稿服务 】 - 【 广告服务
主办单位:中国新闻社河南分社
地址:中国·河南郑州市农业路东1号
电子信箱:guantao59@163.com
电话:0371-65852190